第三十一章 皇帝寿宴4

    [9xds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顾辰风让落儿去给乐队要了一支萧过来,也正好赶上侍女抬着古筝进来。

    离攸走到古筝旁坐定。

    顾辰风也拿着玉箫站到她身旁。

    只见离攸手指在琴弦上落定,轻松流转的琴音流出,不同凡响,颇有早眠乍醒、惺忪欲醉之意。

    接着顾辰风将玉箫放到嘴边,悦耳动心的萧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个抚琴,一个吹箫。只听琴箫悠扬,甚是和谐。

    曲中从“双吟”之后,恰如欠伸之状而转为清醒,有惟妙惟肖之感。尾声以异常清明之泛音而结束,尤为神妙。曲意绮丽,音韵悠扬,仿佛置身于其境,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琴箫合奏,已让众人失了神。

    一曲完毕,众人才慢慢缓过神来,看着他们的眼睛一半是赞叹,一半是嫉恨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老皇帝又连着说了三个好字。

    老皇帝龙心大悦,“没想到琴箫合奏,竟是如此美妙,你们俩真是让朕刮目相看呀!”

    顾辰风谦虚道,“父皇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而席位上的唐玉宁早已气白了脸,本想以此羞辱她,可现在风头都让她占尽了去,众人早不记得她这个刚刚献完舞的皇城第一美人了。

    顾辰风拉着离攸回了坐。

    他看向离攸的眼神又多了层审视,他们之前没有商量过要弹奏什么,她却能应付自如,甚至弹奏过程还引导着他,让他随着她的琴声吹箫,如此厉害的琴艺,愚钝的人就算练上个二十年也是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她不是苏秋沫,又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而顾锦志也是一阵诧异,莫不是一年不见她的琴艺增长了?

    顾辰风悄声道:“没想到王妃的琴技如此精深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的萧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离攸没有谦虚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顾辰风好像颇为高兴,又饮了杯酒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谜团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后来终于结束了宴席。

    皇帝让贴身太监抬着顾辰风送的寿礼和皇后先走了了,大臣们跟着一一散去。

    顾辰风拉着离攸也出了太辰宫。

    顾锦志随他们一同出宫。

    没想到才踏出殿门口,唐玉宁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辰风哥哥。”

    唐玉宁清脆的声音从后传来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离攸不由觉得可笑,刚才还那般义正言辞的反对顾辰风,这会就叫得那么亲切。

    顾辰风眉头一皱,便看见唐玉宁已走到跟前,她的目光先是停留在离攸身上,依旧是一样的怨恨,才落在顾辰风身上,倒是越发深情起来。

    “辰风哥哥,玉宁也会弹琴,有空能不能和你一起弹奏一曲?”

    “本王才学疏浅,不能和唐小姐并肩弹奏。”

    一句极其肯定的话。

    “对啊!唐小姐是相府千金,皇城数一数二的美人,这才艺怕也是厉害的很,谁敢和你比啊!”

    顾锦志的话带着点刻薄。

    是为了报复她之前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景王殿下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离攸不动声的笑着,唐玉宁到底是家境优越,养得个骄横跋扈的性子,也不知道顾辰风从前是和她怎样看对眼的,莫不是因为她的父亲,当今的丞相?

    “就是唐小姐想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顾锦志扫了她一眼,眸里已是不耐,对他们两人一笑,“走!天已黑了,路程还远呢!我还想去宸王府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淡淡回应,算是同意他去宸王府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向着宫门口的路走去,毫不理会站在殿外的唐玉宁。

    唐玉宁怎么情愿受这种气,正要跟上来问个明白,便被一个宫人叫住,说太子找她有事,便不情不愿的止了步,又回了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果然顾锦志没有直接回府,而是同他们两人一起去了宸王府。

    顾辰风让人拿来棋盘和他对弈,而离攸便在旁边添茶观战。

    离攸是不懂棋的,她会的都快表演完了。

    于是便傻愣愣的看着他们一会皱眉,一会大笑,如此循环往复……

    直到困意慢慢袭来……

    顾辰风余光扫见离攸歪在桌子上,均匀的呼吸传出,他嘴角微勾,并未点破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极其小心谨慎的人,能有如此行为,实属少见。

    顾锦志正在思索着棋局,并没有发现离攸睡着了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棋落定,顾锦志才展颜一笑,“九弟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看着棋局也是一笑,“四哥棋艺了得,九弟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挺谦虚的,谁不知你棋艺厉害,要不是你让着我,我还能赢得了吗?”

    顾辰风微微一笑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既然他都知道,他还说不是,那就真的不好下台了。

    顾锦志觉得有些口渴,伸手去拿茶水,才发现离攸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安安静静的闭着,狭长的睫毛如同一把小扇子,盖下一片淡淡的阴影。

    她似乎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,嘴轻轻弯起,就像在以前那样,开心的笑着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荡起一阵轻柔涟漪,仿佛入了魔障一般,手不自觉的向她的脸颊摸去。

    他的手终是没有碰到她,她便到了别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沫儿累了,我带她回寝殿,就不送四哥了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眸里有着愠怒,将离攸横抱起,出了客堂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