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皇帝寿宴3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那女子蒙着面纱,身段苗条,一双妩媚的眼睛,扫过众人,先是落在离攸的身上,而后又落在顾辰风的身上,隐约带着丝深情。

    离攸心里疑惑,莫不是她暗恋顾辰风。

    随着舞女们进场,众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许多王公大臣直勾勾的看着席位中间的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半遮半掩,果真比较诱人心。

    舞女们随着琴声扭动起身子来。

    那红衣女子空灵清美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君若天上云,侬似云中鸟,相随相依,映日浴风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敛肩含颏,一举一动优雅绝美。

    “君若湖中水,侬似水心花,相亲相怜,浴月弄影。”

    “人间缘何聚散,人间何有悲欢,但愿与君长相守,莫作昙花一现。”

    舞婆娑,歌婉转,仿佛莺娇燕姹。

    这歌词和舞蹈相辉映,是古典舞《踏歌》。

    向众人勾描一幅古代俪人携手游春的踏青图,以久违的美景佳人意象体恤纷纷扰扰的众生。

    女子的含笑如盼的眼神片刻没有离开过顾辰风,离攸想到那日的风筝,心里有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一曲舞毕,众人一阵鼓掌。

    绿衣舞女一一退下,只留红衣女子站在席间。

    “好,跳的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个美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众人的期待下,红衣女子终于揭下面纱。

    那细长的柳眉下,一双眼睛流盼妩媚,秀挺的琼鼻,颜如渥丹,细润如脂,不施粉黛而颜如朝霞映雪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。

    原是皇城第一美人,丞相千金——唐玉宁。

    怪不得能将大家的视线都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唐丞相也坐在下面,那面上是藏不住的得意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不断向唐丞相拍着马屁。

    都说唐玉宁如何蕙质兰心,一貌倾城……

    不是皇孙贵胄便配不上她。

    声音虽小,离攸倒是听得仔细,不由嘴角微勾,看了眼顾辰风,他和唐玉宁之间的事她可是记得的,才子佳人,两情相悦,倒是应了《踏歌》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她。”落儿低喃道,她觉得唐玉宁很熟悉,想起那日还风筝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离攸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落儿赶紧附在她耳边低语道,“小姐,她就是那天放风筝的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离攸勾着唇,也同样低声回应。

    落儿有些惊讶,小姐又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顾辰风看着她们神神秘秘的,说话都那么小声,生怕人听了去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离攸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顾辰风也没有追问。

    唐玉宁跪下身去,“臣女见过皇上,祝皇上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    非常老套的话,可皇帝偏偏爱听。

    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唐玉宁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老皇帝看着她不住赞道:“果真不愧是唐相的千金呀,刚才一舞可是让朕开了眼界。”

    唐玉宁颔首微笑,“谢陛下赞赏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笑着环视了眼下面,见顾珉睿旁边正好有个空座,便道:“你坐到太子旁边去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唐玉宁有些不情愿的坐到顾珉睿身边,心情烦躁的顾珉睿终于缓了缓,而唐丞相也是一脸喜悦。

    让唐玉宁来寿宴,本就是为了撮合她和太子之事,这下也是如了两人的意。

    顾辰风看着唐玉宁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,又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还给离攸夹了点菜,柔声说:“这对你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后来离攸便感觉到那视线移到她身上,带着一丝敌意。

    离攸装作不知,将菜喂进嘴里,说了句,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唐玉宁才坐下不久,又站起身来,对着老皇帝道:“臣女听闻宸王妃琴艺惊人,陛下不如让宸王妃献奏一曲,也让大家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离攸听着她义正言辞的话,面微冷。

    原来的苏秋沫何时会琴,她简单几句话,便要将她推上火坑。

    果真是个不好惹的女人。

    顾天成顺势应允道,“好啊!朕也想听听宸王妃弹的琴。”

    离攸还没有开口,顾辰风便站起身来,“回禀父皇,沫儿近日身体有恙,怕是不能弹奏。”

    他在护着她?

    还是怕她丢了他的脸?

    离攸仰视着他,他一脸平静,一时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顾辰风的袒护,唐玉宁极其不喜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是说的什么话,我看宸王妃好的很啊!”

    “唐小姐莫不是医术高超,一眼就能看出别人身体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毫无感情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堵住了唐玉宁的嘴,离攸没想到他竟然舍得伤她。

    “可是简单的弹奏一曲,也没什么大碍,殿下如此护着王妃,当真是伉俪情深。”

    都说一个女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会变得不理智,甚至会有想毁掉的想法。

    唐玉宁这一番话是完全不顾顾辰风的颜面了。

    “宸王妃身体不好,你如此咄咄逼人,非得让人家弹奏,又是何意呀?”

    顾锦志实在看不下去,离攸琴艺不佳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景王也帮起宸王妃来了,莫不是……”唐玉宁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对她有意。

    她的话没有说出口,却已足够让众人无限遐想。

    顾锦志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口无遮拦,怒道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离攸便站起身来,“竟然唐小姐那么想看我弹奏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志本想帮她,可她的这句话一出,他要是再说倒是让他们两个人陷入不清不白的境地了。

    顾天成道:“好,既然宸王妃答应了,那就按宸王妃的意思来。”

    唐玉宁终于满意的坐下,她就是要看着她出丑,如此才可以缓解她心里面的怨恨。

    顾辰风低声问她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离攸点了点头,“等会可否麻烦王爷用萧帮臣妾伴奏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