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皇帝寿宴2

    [9xds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而离攸也恰好向他看去。

    顾锦志的嘴唇动了动,终究没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他呈献寿礼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皇子虽多,但夭折的不少,在十年前,皇帝一共有十三个皇子,可到了现在活下来的只有四个,这差距不止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二皇子顾珉睿,四皇子顾锦志,九皇子顾辰风,他们三个年纪都相差不大,而十三皇子顾逸明上个月刚满十一岁,是年纪最小的。

    皇帝公主居多,但他重男轻女,得宠的公主唯独只有一个,便是席位上坐着的萧妃的唯一一个女儿安阳公主顾巧云。

    顾锦志献完寿礼,老皇帝只浅浅道,“好,赏。”

    如此上好瓷器,可终究是没有入皇帝的心。

    顾锦志也不懊恼,本就把寿宴当成应付的场合,只要不出差错就好了。

    接着便是顾辰风。

    侍卫端着镂空的木匣子上来,不是黄金打造,只是皇家较为普遍的檀香木制成,和太子的简直千差万别。

    除了离攸和顾锦志,席下的众人均现出嘲讽之,尤其是顾珉睿。

    而老皇帝也是不大欢喜的样子。

    为何就凭着一个木匣子,就引来这诸多的不屑。

    只因为顾辰风是废妃之子,是他们眼中上不了台面的弱王爷。

    虽然有着太后的偏爱,但顾辰风依旧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顾辰风忽视那些鄙视的眼神,轻轻打开盒子,众人眼睛都向匣子里看来,想着他能进献出什么东西,只见那寿礼上蒙了块黄纱。

    而顾珉睿却是有些疑惑,瞧着那布的覆盖面积,下面明显不是三镶如意。

    难不成他已经知晓了。

    “九弟,还不快揭开那黄纱,这样神神秘秘的,本宫可是等不及要看了。”

    瞧着顾珉睿急于求证的样子,顾辰风浅浅一笑,“是,二哥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缓缓揭下黄纱,只见一尊散发着淡淡幽光的姜黄的玉器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表情又换了一换。

    老皇帝和皇后,还有顾锦志是疑惑,顾珉睿是鄙视,其他人也大多是嘲讽。

    而离攸也面上表情微变,心里疑惑,明明是乳白的和田玉,怎么变成了姜黄,而且还被重新雕刻过,倒是真的像极了一块一块的姜。

    可又不是姜。

    顾珉睿嗤笑道:“九弟这送的是什么东西?本宫怎么看得有些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并未看他,而是拱手向皇帝道:“父皇日理万机,为的正是一统江山的宏愿,儿臣让人用和田玉打造出这一桶姜山来,只是希望西疆能早点平定,父皇能实现天下一统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足以让所有人变。

    顾天成是爱玉如意,可是相比起这万里江山,哪一个更重要,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只见顾天成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匣子里的和田玉,双眼似放光一般,激动道:“快把朕的一统江山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侍卫赶紧走过去双手奉上,顾天成旁边的太监抬过匣子,放在皇帝面前的席位上。

    皇帝又是看又是摸,眼睛都笑得弯起,额间的皱纹也突显了出来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和田玉虽然不是上等的玉器,可宸王这一片心意甚好呀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说话的皇后突然开口,一开口竟是帮着顾辰风。

    众人无不讶异。

    皇后无子,也只是收养了一个公主在身边而已,但拉拢不得势的顾辰风倒让他们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照理说十三皇子顾逸明生母早亡,也深受皇帝宠爱,可却不见皇后动心思。

    “好—好—好”

    顾天成连着三个“好”字,已让下面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看来顾辰风这次是送到皇上的心坎上了。

    “赏金万两,锦缎千匹……”

    顾天成思索了会,接着道:“把驯马园里的那匹汗血宝马也赐给宸王。”

    下面一片躁动。

    顾珉睿的脸难看到极点。

    他的寿礼顾天成也只说了个赏字,也就是宴会结束后太监拿些黄金让他带回去而已,可对顾辰风却是当众赏赐,别的不说,那汗血宝马他就已经觊觎多时,曾多次向顾天成讨要都没有得到,而顾辰风只是进献了一尊普通的和田玉就让顾天成开了口,这口气他怎么咽的下去。

    可他忽略了顾辰风送的礼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礼。

    顾锦志始终抿着嘴,心里面却是一惊,没想到平时低调的人高调起来真的能让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回了席位,倒是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欣喜。

    后来便是顾逸明献的东海夜明珠,安阳公主献的玲珑宝扇,而后就是一些臣子们献的奇珍异宝了。

    顾天成一一道好,让侍卫们将寿礼收到了库房,唯独留着顾辰风献的寿礼。

    后来顾天成一声令下,臣子们均动起筷子来。

    顾珉睿狠狠攥着酒杯,眼睛像是把利剑,狠狠的盯着顾辰风,像是要在他身上刺千万个窟窿。

    顾辰风也不看他,而是到了杯酒给离攸,“这是进贡的西凤酒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离攸笑着接过,浅尝了一口,果真是上等的美酒,清冽醇馥。

    随后丝竹声在大殿上响起,穿着绿舞衣的舞女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还是先前那批舞女,只是那中间的穿红衣服的女子格外显眼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