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皇帝寿宴1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不是“四殿下。”那也不要紧,可她偏偏叫的是,“四哥。”

    顾锦志凉薄一笑,一声“弟妹”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一句四哥已将他们的关系划分开来,他们之间终是隔了一个顾辰风。

    “一起进去,宴会该开始了。”他面恢复如常,眸里却依旧不平静。

    而这不平静却被顾辰风看在眼里,他知道他们之间有一段故事,没想到这故事还没有完。

    只是看离攸的情况怕是郎有情妾无意。

    顾辰风不由心情颇好,顺势拉上离攸的手,一同向着宫门口走去,而顾锦志看到这一幕脚步一顿,脸微变。

    顾辰风忽略他的变化,看了眼他身后的抬着箱子的两个侍卫,脚步不停,淡淡问道,“四哥今日为父皇准备了什么寿礼?怎么用那么大个箱子抬着?”

    “是一尊粉彩镂空转心套瓶。”

    “转心套瓶?”

    顾辰风眸里微微惊讶。

    转心套瓶,分为内瓶和外瓶,内外瓶颈相连,内瓶底部与外瓶内心连接,外瓶瓶身鲤鱼图案栩栩如生,配以镂空水波纹雕花设计,显得大气富贵,瓶颈上红“吉”字蕴含吉祥如意,由外部可以看到内瓶绘制的青花图案。虽巧夺天工,但费时、费工、费料,更不易仿制……

    而经历了天灾、**以及战火侵袭而有幸留存下来的转心套瓶,代表的是集历代制瓷艺术与技术精华于一身的艺术结晶,但令人痛心的是,它的制作工艺已经到了濒临失传的境地。

    而顾锦志却向皇上进献这千金难买的转心套瓶,为得只是博个赞赏,果真是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“九弟送了什么?”

    顾锦志看到他身后的只跟着一个侍卫,那侍卫抬着一个木匣子。

    顾辰风嘴角微勾,“一尊和田玉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锦志知道他不会送一个简单普通的和田玉,但也没有深问。

    到底是何东西,过一会就知晓了。

    后来一路无语。

    气氛不由有些尴尬,但他们两人都没说什么,离攸自然不好插嘴。

    他们到时太辰宫宴会已正式开始了,才进门就见那宽阔华丽的大殿里正歌舞升平。

    太辰宫布置得极好,华而不俗,那殿里水晶珠帘逶迤倾泻,帘后,有一粉衣女子抚琴,指尖起落间琴音流淌,似幽涧滴泉清冽空灵、玲珑剔透,而随着琴声起六名身着白舞衣的妙龄女子翩翩起舞,轻轻起步,两手高举好像白鹄在飞翔。

    有时折腰转身,有时脚步轻移,舞姿飘逸,舞衣洁白,光彩照人。含笑流盼,如诉如怨,真是勾魂摄魄。

    好一个白纻舞,瞧着那舞女个个身姿绰约,也不知是在讨谁的欢心。

    宴会是太子顾珉睿奉旨承办的,果真是富丽堂皇,气派极了。

    离攸环顾了一下大殿,并没有发现苏秋玲,按理说她应该在场才是,怎么会不在呢?

    而大殿之上,也并未见到皇帝和太子,直到他们坐定,一曲舞毕,才看见一身明黄衣袍的老皇帝从殿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是穿着真红大袖衣霞帔,红罗长裙,头戴龙凤珠翠冠的皇后,接着就是杏黄太子服的太子顾珉睿。

    随着皇帝的到来,大殿瞬间一片安静,所有人都站起身来,向着那进来的人行礼。

    “儿臣见过父皇母后,见过皇兄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见过陛下,见过皇后娘娘,见过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声音同一时间响起。

    皇帝皇后一同坐到金椅上,看着下面俯首的众人,略显沧桑的声音响起,“免礼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回到席位。

    而接着便是呈奉寿礼的时候。

    果然,顾珉睿没有回到席位,而是站在席位中间,对着高坐的老皇帝道:“为了恭贺父皇寿辰,儿臣特意让人打造了一柄玉如意,愿父皇称心如意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视线扫过众人,最后停在顾辰风面上,眸里已带着丝阴险。

    顾辰风也顺势向他瞧去,面上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寿礼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向殿外看去,接着便看见一个侍卫抬着一个黄金打造雕刻龙纹的匣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除了顾辰风、离攸,还有顾锦志,其余人面上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黄金雕刻的匣子,价值千金,更不要说那匣子里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太子这次可真的是下了功夫了。

    等吊足了胃口,顾珉睿才让侍卫打开匣子,接着便迎来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三镶如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金匣子就已经够贵重了,再加上这三镶如意,真的是价值连城呐!”

    “陛下可是向来最喜欢玉如意的,现在有了太子进献的三镶如意,这世间所有的玉如意可就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你看看陛下已经喜不自胜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议论声纷纷,都是在夸赞太子如何有心,如何识体。

    而顾珉睿也在这夸赞中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“好,赏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顾天成满脸堆笑,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顾珉睿向老皇帝拱了拱手,便回到了座位上,看向顾辰宫的眼睛已是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相比起其他人的奉承,顾锦志反而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柄三镶如意嘛,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    政事上和他针锋相对,就连寿宴也要哗众取宠,都快把自己当成皇上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这两年无心朝政,他不会那么张狂。

    顾锦志想着视线不自觉的飘到了对面席位上,那是顾辰风的席位,他身边的人是他夜思梦想求而不得的人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