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终于吃醋了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宴席散了之后,顾辰风带着离攸回到了久别的宸王府。

    望着已经物是人非的府邸,顾辰风的眸寒冷一片。

    顾锦志又重新派发了一百来个个侍女侍卫给他,待他们将已然破败的王府打理好,已过了好几个时辰。

    天慢慢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府寝殿内烛火深深。

    待离攸沐浴回来之后,便看见顾辰风拿着她的玉镯在把玩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没看她,却将她一把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紧贴着他伟岸的胸膛,看着他坚毅的下颌,离攸的心忍不住又悸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依旧看着玉镯,却是问她:“他昨天给你的?”

    他是云虚。

    离攸表情一滞,她知道他知道,如今只是为了确认而已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玉镯又看他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下一刻,男人揽着她的手徒然加大力道,他终于垂眸看她,语气强硬而霸道,“以后不准再单独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攸笑了。

    她的高冷王爷终于吃醋了。

    顾辰风看她如此乖巧,面终于柔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玉镯道:“这玉镯被云虚设了缚心锁,琉璃是挣扎不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缚心锁?琉璃?”离攸皱眉。

    “琉璃是你前世救下的白蛇,云虚不想让她助你,给她设了缚心锁,缚心锁以火为祭,须以水来解。”

    “水?”

    “不是普通的水,是北海幽冥的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离攸完全不懂。

    北海幽冥的水?

    琉璃?她前世救下的白蛇?

    她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倒感觉熟悉的很。

    她问他:“那哪里去找北海幽冥?”

    顾辰风眸一暗,“北海幽冥已经干涸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离攸面一变,挣扎着就要从他怀里出来,哪知男人却紧紧抱着她。

    顾辰风沉声道:“乖,别动。”

    离攸乖乖坐好,两只手还是有些不安的绞在了一起,她抬眸看他,“那琉璃岂不是不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有办法。”他给他一个安心的笑。

    离攸的心却突然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每次他给她这个微笑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第一次他被埋于废墟,第二次是他答应云虚割断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这一次,也会发生不好的事吗?

    她追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哪知男人却温柔的揉了揉她的脑袋,凑到她耳边低声道: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然后这两个字还没完全飘进离攸的耳朵,他便朝着她的耳朵吹了口气。

    暖暖的微风飘进耳里,离攸只觉身子一软,大半理智瞬间殆尽。

    她勾住他的颈项,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男人厮磨着她的耳垂,撩得她一阵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可最后他倒是帮她解决了这意乱之后的后果,而他却一身火藏在身体里,一宿都没有灭掉。

    这夜顾辰风告诉了离攸那水是北海幽冥的水,却没有告诉她那火不是普通的火,而是地狱冥火。

    就因为不是普通的火,所以才会在当时伤到她。

    先用地狱冥火给琉璃下了缚心锁,然后再到她,琉璃被封寂,她也险些沉睡不醒。

    他当时让人用冷水给她降温,却因为水不对而适得其反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