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王爷来了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离攸才出了高墙,便感觉喉咙一甜,呕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离攸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血迹,这身体也太弱了,这么会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刚才琉璃在,她根本就躲不过那枚利器。

    离攸擦了擦嘴角,快速向着前面不远处的人群走去。

    离攸走后没多久,她刚才站过的地方多了一道黑影,他一直看着离攸离开的方向,直到离攸走进人海里,才收回视线,看向地上那摊血迹,他的眉头微皱,眼眸深邃如墨。

    离攸随意将玉器当了出去,回到王府时夜已慢慢深了,王府上下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离攸不敢从正门进,还是依着原来的老路回秋风苑,当她走到那堵高墙时心里面没了那么多的自信。

    前面的奔波耗费了她许多精力,这堵厚厚的高墙她怕是要拼尽全力才能进去了。

    离攸一鼓作气,用尽全身力气成功跃上高墙,正要欣喜,下一刻却狠狠的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连同她嘴角要扬起的一抹微笑一同摔在了王府内墙的地上。

    咝——

    满身的疼痛袭来,离攸爬起来,看着手上满是一些细小的碎石子,并没有扎进肉里去,离攸小心的把它们弄了下来,突然觉得庆幸起来,好在没有什么特别大特别尖的石头,不然她就真的要破相了。

    可这庆幸还没有坚持几秒,喉咙熟悉的感觉让离攸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离攸顾不上身上的狼狈,快速的向着秋风苑行去,好在离得不远,离攸没多久就到了秋风苑。

    离攸站在大门外往里望了望,落儿房间一片漆黑,这才放下心来,走进自己的屋子里去。

    才进屋,离攸便跑到桌前,拿起一个杯子,嘴里一直含着的东西终于有了释放之处,吊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离攸握着杯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,什么时候她是这么爱当好人起来了,顾辰风的寿礼关她何事,这么费尽心思的去帮他拿,还不敢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可悲可叹呐!

    离攸用水将血稀释,倒在了花盆里,卸了一身妆容才解衣睡下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么一折腾今晚必定能入眠,可是,奇迹般的,她居然怎么都没有办法入睡。

    月朦胧,她的心也越发飘渺未知起来。

    前世的所有,在她的脑海里一段一段播放。

    万里冰封的河流之上,她一袭红衣,分外妖艳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抹熟悉无比,期待无比的背影,面上一片喜悦,“莫华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沉默不语,她满含疑惑。

    “莫华,你怎么不理我?”

    她走过去,那个人的背影似广阔无垠的天空,也似浩瀚无边的大海,一不小心就会让人跌进他的陷阱,永世不得自救。

    她便是这样一个不小心的人!

    天真的以为,所有的承诺都是真心,所有的陪伴都是永久,可最后等待她的是一把泛着幽光的利剑,以及永无止境的囚笼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胸口处不断溢出的鲜血,眸里是前所未有的陌生,他说:“离攸,我要你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。”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违背过他,这辈子他该怎么偿还?

    顾辰风,我们之间的一切是不是才刚刚开始?

    一夜未眠,不如早起。

    金灿灿的朝晖,渐渐染红了东方的天际,灿烂的阳光穿过树枝间的空隙,透过早雾,一缕缕地洒满了王府。

    离攸坐在昨日同顾辰风一同来过的凉亭里,迎着微风,一手握着酒杯,看着越来越灿烂美妙的朝阳和亭亭玉立的荷花,享受着片刻的静谧。

    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

    没有月,有朝阳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离攸将酒杯喂到嘴边,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唯有美酒的辛辣,才能刺激到她的神经,让她觉得自己是真的活在这个世上,而不只是一缕不敢现世的亡魂。

    当顾辰风迎着朝阳来的时候,远远的,便看到她坐在凉亭里,石桌上,摆放着一壶酒,她偶尔倒一杯深饮几口。

    他悄无声息的慢慢朝着她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她的身边,看着她那张被酒熏得似染了胭脂的脸,他眸里泛起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他竟从不知,她也会喝酒,更不知喝酒后的她竟然这么明艳妖娆,扰人心魄,让他心里一颤。

    这不是夜,却又似夜,一切都不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未曾发觉他的到来,又将杯子喂到嘴边,要一饮而尽,他的眉头微皱,这酒就真的那么好喝吗?

    他附身,抢过她手里的酒,浅尝了一口,入口虽辣,倒也回味无穷,但也只是普普通通的酒,不是上等的佳酿。

    离攸嫣红的唇瓣微勾,她缓缓抬眸,朝着他悠然一笑,那笑容,却是不达眼底,妖艳中带着一缕不可见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王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微眯着眼睛,上下打量着她,还是平常的红裙,怎么今日却像变了样。

    顾辰风将酒杯放置桌上,坐到她的对面,“王妃一大早就来饮酒,可是有什么伤感之事?”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不觉得臣妾是因为开心呢?”

    “开心?”

    她的开心他倒是没有感觉到多少,反而觉得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“对啊!臣妾千辛万苦终于等来了王爷的关心,心里开心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