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为夫又没有死!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夜晚来临。

    西疆百姓离去后,留了许多空落的冰屋。

    离攸带顾辰风找了一间较为宽敞干净的冰屋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晚,离攸知道了因为中毒,顾辰风不受控制的制造了那场飓风冰雹,那一刻她才明白,白天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对不起!

    因为误伤了她对不起。

    他找了她三天三夜,有时候找着找着会措不及防的陷入沉睡,他潜意识怕极了她会出事,所以沉睡过一次后,每当他察觉不妙,他就会用随身带着的匕首往自己的手臂放血,以此来保留意识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连放血都不管用了,他便用匕首捅进自己的身体里,以此重复,直到后来找到她。

    本来这件事离攸是根本不知道,若不是找到冰屋后,她注意到他衣服破烂,想找一件为他穿上时他拒绝的态度太过异常,离攸还会一直以为他玄衣服上的粘稠是雪融化的痕迹。

    所以,当她逼迫他将衣服脱下后,当她看到他身上密密麻麻的新伤和旧伤后,她的眼泪真的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离攸想,一具身体要经历过怎样的折磨,才会呈现出那样惨烈的一面。

    剑伤,鞭伤,烫伤,割伤……

    那些痕迹像纵横交错的枝叶,遍布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离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他却云淡风轻,半点也不将自己的伤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后来,还是心疼她的眼泪,他将她紧紧护在怀里轻声哄道:“不准哭了,为夫又没有死!”

    离攸哭得更厉害了,不知道是因为那“为夫”两个字,还是因为后面一个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离攸想,她真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明明那些伤是在他身上,却是疼在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后来,她不哭了,她从他散落一旁的衣服里寻出了一瓶治伤的良药,给他新增的伤口上了药,看着那些白粉末粘在他伤口上,明明看着就疼,他却眉头都不皱一下,还对她一阵傻笑。

    她有些迷蒙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真的傻了?

    不过,为什么?她看着他傻傻的笑着,那笑容与他那张宛如冰山一样的脸完全不搭配,她竟然觉得有些幸福呢?

    后来,她回过神来时,还是男人一个骤然翻身,将她压在身下之后。

    男人炙热的视线不断追逐着她,那眸里的烈火仿佛下一瞬就会将她烧灭成灰。

    离攸突然入了魔障,手臂不自主的搭上了他的双肩。

    离攸想,这一刻,面对他的一切,她已经明白了爱情的真谛!

    若前方是海,她会沉溺而亡,她亦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若他是天边太阳,她注定粉身碎骨、湮灭成灰,她亦决不放弃。

    望着她迷离的眼睛与自己的相互纠缠交错,顾辰风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他笑自己没有贪恋那繁华皇城,没有贪恋那至高无上的皇位,毅然决然的来这天涯寻她。

    他设想过无数种结局,他曾想无论如何也要留住她。

    如果她爱上别的男人,那他便杀了那个男人,敢抢他的女人,唯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他想,无论如何,就算是囚禁,她也必须在他身侧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从没有想过,会见到一个失忆的她,也不曾想自己会差点死在着西疆深雪里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