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会不会不高兴?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李玉兰怒目圆睁,手指着她大声道:“我不试,别以为你是王妃,你就可以这样随意糟蹋人。”

    离攸看着她指着她的那只手,白皙修长,真是好看,想必砍下来观赏也会别有一番趣味。

    李玉兰感觉离攸的眼神就像是把利刃,在慢慢的划着自己的手腕,心下一慌,便要将手收回去。

    离攸却先一步握住她的手腕,眼神在她的手腕上打转,一脸认真,似乎是在思索该从那里下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玉兰被她阴测测的眼神吓到,声音都变得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离攸红唇轻启,淡淡吐出三个字来,“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离攸能想象到这双好看的手是如何三番五次要置她于死地的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她用力想要将手拽出,却是分毫不动,只等她怒极了想要大骂时,手上的力道突然一松,李玉兰重心不稳,不偏不倚的摔在了破碎的瓷碗上,碎片扎进手背,渗出血来,李玉兰一阵痛呼,狼狈的爬起身来,那鲜血顺着她的手指滴下,落在那红白相间的粥上,着实妖艳。

    离攸摇了摇头,看着她的手背叹道:“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忍着痛一脸怨毒的看着她,“……”

    离攸好似看不见她那能杀人的眼睛,继续怜惜道:“本是一双弹琴作画的好手,如今有了伤疤,也不知王爷见了还会不会喜欢?”

    李玉兰张了张嘴,正想要反驳。不等李玉兰说,离攸又道:“瞧我这记性,又忘记你如今只是王府里的三等丫鬟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怒不可遏,再也不管自己是何身份,破口大骂道:“你个贱人,若不是你我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春夏春雪皆是一惊,没想到这个平时在她们身边嚣张跋扈的人,此刻就像个泼妇一样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王妃清丽柔弱,一脸病容,看着好欺,却不想伶牙俐齿,三言两语就让李玉兰没了理智。

    真不愧为宸王府的女主人!

    这种气质,就算李玉兰再修炼一百年怕是也学不来。

    落儿听到她骂自家主子,气不打一处来,怒道:“你嘴巴放干净点,要不是你刺杀我家小姐,你会落得这个下场吗?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何时被丫鬟反驳过,更何况还是离攸的丫鬟,更是生气,反手就向着落儿打来,只是那巴掌没有落在落儿身上,便听见“啪啪”两声,李玉兰脸上多了两道对称的红印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又打我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感觉脸颊像是火烧一样,捂着脸,手背上的鲜血顺着她的脸颊滴在她的素灰衣裳上,她颤抖着,眼睛里的怨毒又盛了一分。

    离攸冷冷道:“第一巴掌是为你杖打落儿打的,第二巴掌是为你刺杀本王妃打的。”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又一巴掌落下来。

    李玉兰猝不及防的看着那手心落在她的脸颊上,带着巨大的推力,身子踉踉跄跄,差点又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随后便见离攸那清丽秀美的脸低下来,附在她耳边低语道:“这一巴掌是为你在本王妃的粥里加相思豆打的。记住,若再让我看见你的手伸了,嘴动了,我不介意把它们都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徒生的那股杀气让李玉兰心里一阵冷颤,李玉兰知道她是能轻而易举杀了她的,心里不由惧怕起来。

    离攸站直身子,看着李玉兰弱弱的站着,没了气势,对旁边站着的春夏春雪道:“你们两个以后就不要做活了,李玉兰身强力壮,都交给她!”

    “谢王妃。”

    春夏春雪见平时嚣张跋扈的李玉兰此刻低声下气,心里觉得舒坦,很感谢王妃为她们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离攸看着李玉兰的脸渐渐变得难看,不由嘴角含笑,看向落儿,“回秋风苑!”

    好戏结束了,该走了。

    落儿得意的瞅了李玉兰一眼,拎着捧盒跟着离攸出了后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房——

    顾辰风正低着头画着之前未完成的画,听着侍卫说着后厨发生的事,当听到粥里有相思豆,不由眉头一皱,抬起头来,眸里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“李玉兰果真在王妃的粥里加了相思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王爷,王妃让李夫人喝那碗粥,李夫人一直推辞不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看顾辰风面上肃冷,却是沉默不语,便继续道:“后来不知王妃的侍女说了什么,李夫人很生气,想要打王妃的侍女,不过被王妃打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她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啪——,顾辰风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案上,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侍卫被他吓了一跳,垂着的眼睛偷偷向着上方看去,便看见顾辰风阴沉的脸上藏了愠怒,也不知是在生谁的气。

    “把她送回太守府去,告诉李太守,宸王府养不起她这尊大佛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,他真是留她太久了,一再触及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侍卫疑惑怎么这么点事王爷就生了那么大的气,但这种情况下他怎么敢去问,正要低着身子退出去,便看见顾辰风衣袖一拂,已先一步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离攸还没有回到秋风苑,便看见两个侍卫急匆匆的向后厨跑去,似是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落儿看着他们去的方向,有些担心,“小姐,会不会是王爷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就知道了,我不过就是让李玉兰恪守一下本分,有什么要紧的?”

    离攸收回视线,又继续不紧不慢的向着秋风苑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落儿跟在身后,“可是,如果王爷知道小姐你让她在地上试粥,会不会不高兴呀?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