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相思有毒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李玉兰,除了她,离攸想不到别人。

    一般人是不知道这相思豆有剧毒的,她定是恨极了她,用相思豆混在平常的红豆之中,让她毫不知觉的吃下,可是她偏偏算错了一卦,离攸从前就是上了这相思豆的当,把它煮成粥给那个人吃,结果差点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离攸端着碗的手越来越紧,全然不知自己的手上的力道有多大,只听见砰的一声,她手里的瓷碗碎成了几片,碗里的粥溅了她一身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

    落儿被她的满身肃杀的气势吓到,看着她生生捏碎一个碗更是惊吓不已。

    离攸才发现碗被捏碎,自己身上全是粥的残渣,不由眉头一皱,站起身来,恢复平常的样子,半点戾气不存。

    离攸看见落儿一脸害怕的看着她,不由叹道:“这碗质量真不好,轻轻一碰就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

    落儿似信非信的的吱了一声,但心里面还是有些疑惑,小姐力气何时变得那么大了?

    “落儿,不管你怀疑什么,我只要你知道我从头到尾都是你家小姐,不管是我哪里有所变化,我的身份都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离攸看出了她的怀疑,也的确,换成她也会怀疑。

    可她也知道落儿就算怀疑,也绝不会背叛她,所以她自然不会担心她说出去。

    离攸又去换了一身衣服,走到依旧呆愣的落儿旁边,道:“把粥带上,我们去后厨一趟。”

    落儿胡乱的点了点头,连忙端起剩余的那碗粥跟着离攸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厨——

    “你你你,来把这里扫了?”

    李玉兰叉着腰,趾高气扬的看着在修剪枝叶的春夏叫道。

    随后又对正在挑水的春雪道:“还有你,挑完水把衣服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春夏和春雪很不情愿的的应承道。

    这原本都是李玉兰自己做的,可是她仗着自己是尚书之女,仗着顾辰风只把她扔到这后厨,并没有多管她,便将所有事都推给了她们,她们人微言轻,怎么敢去向顾辰风告状,只能默默承受。

    李玉兰实在是感觉憋屈,她作为一个侧妃,竟然被安排到了后厨,每天扫地,洗衣服,这比让她死还难受,她发誓一定要回到玉兰苑,她一定要除了那个碍眼的假王妃。

    “给我扫干净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衣服明天就要,你给我洗快点。”

    离攸和落儿到时,便是看到李玉兰颐指气使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啪啪——

    离攸鼓了鼓掌。

    李玉兰听见声音转过头来,看见是她,便知道自己的计谋败露了,又见落儿抬着一碗粥站在后面,突然觉得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春夏春雪看到离攸连忙上来行礼,离攸挥了挥手,两人便站在旁边候着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我来了,还不知李夫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,不对。”离攸摇了摇头,勾起嘴角,“你已经不是李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伤疤就这样被她揭开,李玉兰心里怒火腾升,若不是她,她怎么会到这污秽之地。

    离攸看着她一身素灰衣裳,是下等丫鬟的行装,倒是挺衬她,只可惜还是没学会收敛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?”

    离攸打量着她因为生气而扭曲的脸,“到了这里,没有人教你礼规吗?见到王妃还敢直呼你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吼道:“你还敢说自己是王妃,你根本不是苏秋沫,你就是个骗子。”

    离攸面上一冷,语气冷到谷底,“是不是王妃可不是你说了算的,王爷都没有说,你就在这里揣测,还公然说出来诬陷本王妃,是觉得自己活得太久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玉兰被她这么一吓顿时没了气势,突然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离攸嗤笑了一声,向落儿招了招手,落儿走了上来,李玉兰看到那碗粥不由一惊,顿时心虚起来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”

    “温庭筠的诗自然是好诗,这相思豆也是好东西,熬成粥来喝味道肯定不错,只是本王妃不知道味道如何,还请你为本王妃试试口味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要试口味应该去厨房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妃去过了,师傅们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试口味并不是我的活计,还请王妃另请他人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当然知道那是一碗毒药,她怎么敢去试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请谁合适?”

    李玉兰赶紧指着身后的两个人道:“她们两个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果真不是自己的命就不值钱,那两个丫鬟才想要走上前来试粥,离攸道:“她们两个一个扫地,一个洗衣服,这试口味也不是她们的活计,本王妃倒是看你挺清闲的,怎么就试试口味都推脱起来了,莫非是觉得这粥有什么不对劲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这粥有没有什么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突然变得有些结巴起来,眼神飘忽,闪烁其词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知,那怎么不试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玉兰手一推,落儿没有防备,那粥便被她推翻落地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落儿吼道,她明明端的好好的,她却一下子扑上来,很明显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李玉兰眼里聚起一抹得意,却是连忙低头认错,“我不是故意的,还请王妃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离攸将她的得意看在眼里,不怒反笑,“原来你喜欢在地上试,那好,现在便开始试!”

    李玉兰抬起头,眼里的得意消失殆尽,不敢置信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让她吃地上的粥,先不说粥有没有毒,如果她吃了,那以后她还有何颜面呆在王府。

    “怎么?没听懂?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