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是否愿赌服输?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离攸不想反抗,被挂在了悬崖边一棵横长出来的树上。

    无名每天派几个人来守着她,用刀慢慢磨着悬挂她的树干,只为报复她害了他的二十来个手下。

    无名每天都会来看她,只希望从她嘴里听到求饶两字,可是当那棵树快被锯断了,离攸也没有蹦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她在等顾辰风来救她,无名好像看破了她的心思,于是他们不再锯挂她的树,而是每天同她讲顾辰风的消息。

    第一天,顾辰风从水里救出唐玉宁,唐玉宁得了风寒,原本的伤势加重,又引了毒发,顾辰风为了救她,再一次割肉为引。

    第二天,皇上知晓顾辰风被谋杀一事,欲派人抓捕凶手,却被顾辰风制止,理由是:对方太强悍,不必为他折损兵力。

    第三天,宸王府闭门谢客,只为不让旁人打扰宸王妃修养。

    第四天,宸王妃还在养伤,宸王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第五天,宸王妃有所好转,宸王高兴,为她亲自下厨,做了碗面。

    第六天,宸王妃终于可以下床走动,宸王陪她转了半个王府。

    第七天,是今天,离攸挂在树上的第七日,他们还没有收集好消息,所以他们只同她讲完了昨天的消息后便走了。

    悬崖峭壁,一棵弱不禁风、摇摇欲坠的树悬挂着她,看着底下的万丈深渊,离攸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坠了下去。

    心从没有这么空过……

    她虽然不信他们的说辞,可顾辰风没来救她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即便是再强迫自己不信,心里的旁枝也不由自主的偏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没来救她,他是不是忘了她?

    等到第八天,离攸终于开始失望,开始想迫切验证事实,于是,她轻松的离开了飞叶门,回了皇城。

    宸王府一派往日的景象,即便没有皇城的集市热闹,也绝不冷清。

    离攸高坐在王府外的一棵大树上,隐在常年绿的树枝后。

    王府里,凉亭处有两道人影,男的在弹琴,女的在旁听,一派静谧祥和景象。

    男的时不时偏头看女的,那熟悉的侧脸一改僵硬,柔和得刺痛了离攸的眼睛。

    离攸突然讨厌自己为何有那么一双视力极好的眼睛,此刻若瞎了该会有多好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的抬起手,伸出两个手指想戳瞎自己的眼睛,可是到底是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半晌,她无力的跳下树,失魂落魄的回了自己的别院。

    别院大而空,清冷又寂寞。

    她躺在宽大的床榻上,望着晕红的帐幔,心里是前所未有的迷茫。

    他果真是忘了她,他果真是不在乎她,这场游戏她输了。

    曾经强迫的热情一一冷却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云虚又来了,在她差点落泪的那一刻,他静悄悄的站在她床榻前,唇角勾着一抹胜利者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是否愿赌服输?”他的声音依旧如天籁般好听,一字不漏的涌进离攸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整个过程,是不是都是你策划的?”离攸从未这么失去理智过,她从床榻上爬起来,声声质问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