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公子,在思念佳人吗?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不过,唐玉宁原本苍白脆弱的脸倒是慢慢好了起来,肚子也慢慢不疼了,可只要顾辰风一碰到她,又难受得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,后来,顾辰风就再也不敢碰她。

    而唐玉宁才明白,离攸给自己的药不是毒药,可却是比毒药更毒的药。

    让她再也接近不了顾辰风,果真是好狠的药。

    在顾辰风看不见的角落,唐玉宁的恨意丛生。

    看着进去的大夫都被顾辰风打出来,树上的人勾唇一笑,潇洒的从树上跳下,然后,慢慢融入了人群里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住处,离攸想到了唐玉华,她这么美,他应该会帮她!

    城东丞相府……

    一个俊俏公子正在对着一片池塘吹笛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比顾锦志的还要温润几分,面部也比顾锦志还要柔和,只是眸里的温柔夹杂着一丝深深的痛苦,而他笛里流泻的笛声也是阵阵凄凉。

    “公子,在思念佳人吗?”

    恍然一道清脆动听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笛音戛然而止,唐玉华眉头一皱,放下玉笛,侧目看向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一袭浅淡蓝裳,满头乌发用玉冠簪着,皎若秋月,夭桃浓李,姿天然,仿若天人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唐玉华只想到一句诗句:千秋无绝,悦目是佳人。倾国倾城貌,惊为天下人。

    可这是用来形容女子的诗句,为何他会将它用来形容一个男子。

    唐玉华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在下离陌,刚才途径丞相府,被公子的笛声吸引,就不自觉的走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拦你?”唐玉宁有些不信她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离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脸上有些不自然,她伸手指了指墙外一棵大树,小声说:“其实,我是爬树翻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玉华好看的眉头拧了拧,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了墙外的一棵大树,那大树的树干一直延伸到墙边,爬上树倒是真的能进来,不过,换成其他人根本想都不敢想,她到是胆子挺大。

    “公子的笛声真好听,不过笛音里隐隐压抑着某种感情,让人一听心都疼了。”离攸捂着胸口,仿如心真的疼了。

    唐玉华面上一丝复杂的情绪浮现,不去看她,只握着手里的玉笛出神。

    他害死了她,一曲笛音,不过是缅怀故人,为自己赎罪罢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会卜卦,公子不如写一个字给我,让我算算公子往后宿命如何,会不会再次和佳人相遇?”离攸走到他身旁道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她已经走了。”唐玉华眼里一片绝望死寂。

    “也许她还活着呢?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下葬了,怎么还会活着?”唐玉华唇角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“公子就那么不愿意相信她还活着?”离攸下颌微抬,将他的难过全部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闻言,唐玉华眼眸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又怎么不愿意相信她还活着,可是她的自杀有上百人所见,他也亲自去过她的坟墓,他能感受到,她已经躺在那冰冷的灵柩中,再也不会对他笑,同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能早点明白自己的心意,也不会如此,阴阳两隔,此生不复相见了。

    亘古的沉默中,唐玉华终于开口道:“好,我便写个字,让你看看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