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铁叶伤人

    [9xds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随后大殿外一道蓝影闪现,只见一个蓝衣男子抱着那红衫女子站在那寒风萧瑟的悬崖峭壁前,那男子面上肃冷,眉头紧皱,那张脸像极了顾辰风,而他怀里的女子虽然满身伤痕,那张脸却绝美无比,顾辰风看了觉得万分熟悉,心下疑惑,再要仔细看去,便见他抱着女子纵身跳下悬崖,顾辰风一急,连忙伸手去捞,却只碰到了他的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随后身上一股推力,他自己也跌入了万丈深渊中,那刺骨的风袭来,他看见那万丈深渊上,站着一道白影,那白影似乎在不屑的看着他,嘴里说着嘲讽的话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坠,他伸手想要拉住什么东西,可却只有光秃秃的满是寒冰的石壁。

    他翻身往下看,那悬崖的底部是翻滚的岩浆,流动沸腾着,烧成一片,他若掉下去,必是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可是这陌生的环境,他要如何绝迹重生?

    万分挣扎后,终是无用,满身内力,毫无用处,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慢慢坠落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顾辰风惊醒过来,发现身上一片潮湿,显然这一夜他睡得极不安稳。

    顾辰风看了眼依旧沉睡的离攸,心里沉思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自从她死而复生那日,他便开始做起这种梦来,每一场梦都有相似之处,也有不同的地方,那发着蓝光的湖泊,那广阔无比的草原,那寒风凛冽的雪山,以及那红衫裹身的女人,而昨夜他见到了那蓝衣似海的男子,为什么觉得那么熟悉?

    他们到底是谁?

    他和梦里的人又有什么关联?

    顾辰风起身,穿好衣服,推开门,侍卫们已在门口守着,看见他不由微微讶异,以为他早已离开了,却不想现在才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连忙俯首行礼。

    顾辰风抬头看了眼天空,只见那刺眼的太阳高悬,不由眉头一皱,看向侍卫,问:“何时了?”

    一个侍卫赶紧回道:“回王爷,现在已是午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午时?”顾辰风嘴唇轻抿,他竟然睡了那么久?

    真是个不简单的夜晚。

    “陈浩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属下没有见到陈统领。”

    没有回来?

    那交往西疆的密函只需送到城外,自会有人帮忙送出去,这来回一夜早已足够,到此时都还没有回来,莫非是遇到了什么障碍?

    顾辰风面上一冷,吩咐道:“你们两个赶紧带人去城外找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并不担心密函丢失,那密函虽然重要,但是也要落到他要送的人手中才会发挥用处,在别人手中只是一张无用的废纸,他担心的是陈浩。

    可陈浩武功不弱,能畔住他的人必然身手不凡,若陈浩让他们抓去,必定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两个侍卫带着一队人马出了城,分成三批逐个村落的翻找,约摸两个时辰后才在一座后山的丛林里找到了一丝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地面上非常混乱,一看便知这里上演了怎样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侍卫们仔细查看,发现地上脚印虽然错乱复杂,但实际上只有两个人的脚印。

    两个人?

    一个是陈浩,另一个是谁?

    陈浩武功不弱,能和他战斗这么久的人也必定不凡。

    领头侍卫大声道:“赶紧找,陈统领一定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在地上翻找起来,希望能寻出一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侍卫大呼道:“这里有血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围来,只见那侍卫小心的从地上拾起一片铁制成的叶子,那叶子被打磨得极其锋利,上面血还没有干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有血。”

    众人还来不及反应,又有一个侍卫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只见一棵树干上狠狠钳着一枚铁叶,那叶子上面有血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那侍卫看了看,不敢去拔,那叶面太过锋利,稍微一碰就会割伤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那枚铁叶心里不由一寒,能将这铁叶钳入树干中,没有强悍的内力是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而以叶杀人,绝不是陈浩的手法,看来这叶子是对方的,那上面的血便是陈浩的了,众人心里皆是一紧,能让陈浩受伤的人必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领头侍卫查看了一下那枚叶片,只见那上面的血顺着叶面滴落在地,便蹲下身去,伸手摸了摸地上的血迹,地上的血也未干,定是刚走不久。

    受了伤离开,那必然会留下血迹。

    领头侍卫赶紧道:“大家沿着血迹找,一定要找到陈统领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顺着血迹找去,从山上一直找到山下,才在一条河边看见陈浩的身影。

    陈浩半跪在草地上,后面是流速极快的河水。他的身上全是伤,鲜血顺着手心一直落在地上,染红了绿的草地。

    “陈统领。”

    一个侍卫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可回答他的却是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侍卫们忙走上前去,只见他神奇怪,眼睛一直瞪着前方,却好像看不见他们。

    “陈统领?!”

    领头侍卫探了探他的鼻息,确认他还活着,心里觉得奇怪,为什么他明明活着,却是那么一副奇怪的样子?

    他的眼睛一直在瞪着,莫非?

    领头侍卫赶紧向着他瞪的方向看去,是一棵高大的树,树木葱葱,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才要放松警惕,突然那树间沙沙作响,一枚铁叶从那枝叶间飞射出来,目标正是他们这一行人。

    领头侍卫连忙大喊,“小心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