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熟悉的梦境

    [9xds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“对了。”周大夫想到离攸的伤口,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小白瓶来,递向顾辰风,道:“这里面是金疮药,王妃身上有伤,天气太热容易发炎,每日让丫鬟给王妃敷上两次,可以活血止痛,还有切忌伤口不能碰水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接过瓶子,薄唇轻启,“陈浩,送周大夫。”

    陈浩对周大夫做了个请的姿势,引着周大夫出了王府大门。

    而后从袖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递给周大夫,“这是王爷的心意,还请周大夫收下。”

    周大夫看到那鼓鼓的袋子,忙推脱道:“这怎么使得,能为王爷效劳,是草民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“周大夫就不要推辞了,我还有事要请周大夫帮忙呢!”

    周大夫有些犹豫的接过袋子,袋子一到手里,周大夫便感觉到了重量,足足有六斤之重,那便是一百两的银子,平常百姓一年才能赚到一两银子,而他手里握的是他们的一百年,不由一阵惊讶,这宸王竟然如此舍得。

    周大夫连忙拱手道:“不知陈侍卫何事需要草民帮忙?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还请周大夫不要告知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草民必守口如瓶。”周大夫虽然不懂这件小事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地方,但就算没有这一百两银子,他也是不会说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最好。”

    陈浩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周大夫便点了点头,说了声“告辞”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浩看着那背影消失在人海中,便去了顾辰风的寝殿禀告。

    “王爷,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一直看着床榻上的离攸,没有回头,沉声道:“再去给玉兰苑请一个大夫,将落儿治好,送到本王的寝殿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浩说完就要转身离开,却被顾辰风叫住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见顾辰风从床沿上起来,陈浩连忙俯首道:“王爷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玉兰苑风水不好,尽养恶人,把那些恶人都谴去后厨打扫卫生!”

    陈浩惊道:“王爷,李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顾辰风挥了挥手,陈浩便不敢再说,陈浩知道这一次顾辰风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可李玉兰即使罪不可赦,但她是李太守之女,这几年,李太守也尽心尽力效劳顾辰风,若让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在王府竟然是这种待遇,定会起异心。

    顾辰风凤眸一扫,看出他心里所想,可他又怎会不知,但一个区区太守他还不看在眼里,“那就不要让旁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陈浩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辰风唤来丫鬟,交待了几句便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偌大的寝殿又只剩下离攸一个人,一时清冷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侍卫在寝殿门口外守着,除了偶尔有丫鬟进出,便再也无其他人来。

    夜晚慢慢来临,天空高悬起一轮明月,作伴的是满天繁星,可知明日又是一个热闹的晴天。

    书房——

    顾辰风将一张纸折好塞进一个小竹筒里,向着门外喊道:“陈浩。”

    陈浩推门进来,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将竹筒递向他,“百里加急,送到西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浩接过竹筒,离开书房,骑着马向着城外奔去。

    顾辰风回了寝殿,侍卫们还在门边守着,看到顾辰风连忙俯首行礼。

    顾辰风挥挥手,侍卫们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寝殿内烛火通明,顾辰风走到床边,看到离攸安安静静的睡在床上,脸苍白,再也没有往日的生气。

    顾辰风想到她平日总是一副毫不低头的样子,现如今见到她如此脆弱的一面,倒是难得。

    顾辰风掀开被子,看到她胸口处的伤口已经被白布裹上,白布上面干干净净,没有见到一丝血迹,想来血已经完全止住。

    顾辰风放下被子,长袖一挥,殿内的红烛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随后人影闪动,帐帘被缓缓放下,顾辰风已躺在了里侧。

    离攸身上的气味好闻,似若幽兰,淡淡清香,闻着格外舒服,不知不觉顾辰风便有了睡意。

    那熟悉的梦境又袭来。

    还是那片如琉璃般闪烁的蓝湖和广阔无边的草原,还有万里冰封的雪顶,而那雪顶最深处藏着一处由玉石打造而成的宫殿,殿内跪着上百来号人,殿宇中央睡着一红衣女子,她的身上已全是血迹斑斑的伤痕,大殿之上坐着一个白袍老者,他的面上冰冷,眼里布满了杀意。

    那跪着的上百号人,他们的衣袍雪白,说出的话却狠辣无比。

    “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后来不知谁说,“掏出她的心,以祭昆仑亡灵。”

    随后便是一阵阵附和。

    那坐着的白袍老者站起身来,看着下面激愤的众人大声道:“这女子乃地狱来的邪祟,自从到了昆仑山,便惹来了魔君,让我昆仑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若不除了她,恐使我昆仑派受到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那白袍老者说话间环视了一眼下面,见他们激愤无比,眸里不由聚起一丝阴险和得意。

    “今日本座就依了大家的意思,由本座亲自将她剜心挫骨,以解我昆仑山之难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大殿下的数百人纷纷叫好,随后便见那白袍老者缓缓从殿台上下来,他的面上一片肃杀,那眸里的阴狠丝毫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他手里聚起一抹白光,似把锋利的剑,对上她的胸口,正要狠狠刺下去,忽然大殿上亮起一道刺眼的蓝光,白袍老者忽觉不妙,剑锋一转,向着那蓝光里一道黑影刺去,可碰到的却是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等蓝光消失,殿上哪里还有女子的身影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