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 会不会有危险?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没了玉簪,又来了丝帕,接着就是大红的鞋子,一路上的东西指引着她到了一处木屋。

    她将马拴在木桩上,看着紧闭的门,大声叫道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沉默。

    离攸直接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木制的屋子,屋内清贫如洗,靠近床榻的地方是燃尽的烛台。

    木桌,木椅,一眼望去,简单单调。

    屋内空无一人,离攸眉头微皱,转身离开,突然觉得周围空气骤冷,诡异的感觉遍满全屋。

    离攸警惕的看着四周,无奈灵力尽失,根本查不到这诡异的源头,她摇晃着腕间的手镯,可琉璃仿佛遮蔽了所有的感觉,根本就无视于她。

    离攸心里一急,赶紧出屋,可脚还没有踏出去,冰冷的感觉瞬间缠上了脖颈。

    看着脖间惨白的手,离攸心里一窒,这和她的梦境竟然如此相同。

    “顾巧云,是你吗?”被扼住住喉咙,离攸无法回头,只能使劲拽着那双惨白的手求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离攸心里越来越急,缠在脖子上的手也越来越紧,喉咙的痛感一点点蔓延全身,她再也无法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使劲捶打着脖子上的手,可身后的人却像是没有丝毫痛感,半点不松动分毫。

    见动不了她,离攸心一狠,脚猛地后踢,用尽全力踢向身后的人,可是后面的人却一脚踢在她的腿上,腿上吃痛,离攸当场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喉咙的力道越来越紧,无力感遍沿全身,离攸望着院外,向送她来的汗血宝马求助,可汗血宝马却完全看不见也听不见她的挣扎。

    一切都诡异的进行着……

    离攸终于无力的垂下手去,陷入无尽的黑夜中。

    而一同跟来的顾辰风,直追到顾巧云的坟前便再也没有跟上她的行踪,他望着依旧高垒的坟堆,眉头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她骑的是汗血宝马,自然速度更快,可是为何到了这里就再无踪迹,甚至地上连马蹄印都没了?

    看着这诡异的一幕,顾辰风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,她莫不是出了事?

    调转马头,他随意朝一个方向骑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她去了哪,可他非得找她不可。

    骑入一片树林中,周围忽然起了大雾,马儿无法视物,停步不前,顾辰风翻身下马,看着雾蒙蒙的一片,只能看得清十步之内的树木,实在是来得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他拉着马,想要走出去,可是就算他再走,还是回到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幻术。”

    来来回回的走了三圈顾辰风终于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移形换位,颠倒黑白,混淆耳目。

    果真是好厉害的道法。

    若母亲在,必能一一勘破,可是他并未学过幻术,若要走出去,怕需耗费不少时间,可是离攸去了哪?会不会有危险?

    每每想到她会出事,顾辰风心里就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缕阳光透过云雾,透过木屋,直射在了离攸的脸上,随之刺眼的感觉直戳到她的内心,离攸不适的睁开眼,看着褐木头制成的房梁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她死了吗?

    “九嫂醒了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恍然拉回了她的神智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