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讨回公道

    [1ask1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没了李夫人,站在花坛旁边的夏竹眼神飘忽,不敢直视离攸。

    离攸让她去屋里跪着,便又拔起药草来。

    离攸拔了药草回到屋里时,夏竹正走到床榻边往里看躺着的落儿,没有一点忏悔之意。

    “夏竹”

    声音突然在夏竹背后响起,夏竹吓得身体一颤,连忙转过身子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妃刚才对你说了什么?”离攸将药材放在脸盆里,将上面的泥土洗去。

    夏竹低着头道:“王妃让我到屋里跪着。”

    离攸洗着药草的手一顿,道:“李夫人果然教导有方,奴婢都敢自称起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”夏竹从来都是欺软怕硬,以前的王妃柔弱好欺,自己跟着主子没少做过欺负苏秋沫的事,现如今苏秋沫像换了一个人,不怒自威,她还哪敢再反驳。

    “还不跪着去。”

    夏竹连忙跑到屋中央跪着。

    离攸将药草洗净,放在一个小药缸里凿碎,捻出汁水来,用一块白布包着裹在落儿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落儿正值青春年华,额头落下伤,会被别人嘲笑,若以后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子不敢去爱,误了一世年华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离攸便听见一阵金步摇摇晃摆动的声音,随后一股脂粉气伴着淡淡的龙涎香袭来,顾辰风李夫人一先一后走了进来,门外站了两个侍卫。

    顾辰风看了眼地上跪着的夏竹便坐到靠窗边的椅子上,李夫人对夏竹使了个眼,夏竹立马笑嘻嘻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离攸走过去向顾辰风行了行礼。

    “听说王妃无缘无故便要杀了玉兰的贴身丫鬟。”

    离攸看了眼李夫人得意的样子,便知道她故意扭曲事实,道:“想来李夫人没有和王爷说明白,臣妾并不是无缘无故要杀夏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顾辰风挑着眉,饶有兴趣的道:“那是何缘故?”。

    “前几日臣妾和李夫人在皇宫的御花园赏荷花,李夫人说丢了手帕要带着落儿去找,结果夏竹见臣妾独自一人,便心生歹意,将臣妾推落下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辰风似是对她感了兴趣,便又追问道:“王妃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听到“证据”时,李夫人和夏竹暗自一惊,随后想到无人在场便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臣妾的眼睛便是证据。”

    李夫人见她没有实质性的证据,心下窃喜,便装作一番柔弱的样子,可怜兮兮的道:“王妃与臣妾素来不合,臣妾不知道何时得罪了王妃,今日竟要诬陷臣妾的贴身丫鬟,还请王爷为臣妾做主。”说罢掩面低泣起来。

    离攸很佩服她演戏的本事,不由冷哼了一声,走向夏竹道:“夏竹最近可有丢过东西?”

    夏竹心里一惊,习惯性的摸了摸手腕,有些结巴的道: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离攸看到她摸了摸手腕,不由一笑,走到床榻边,从落儿怀里拿出一枚浅绿玉镯来。

    苏秋沫落水后是落儿发现的,当时她云游之际递给落儿这枚玉镯,告诉她好生保管着。

    离攸走了回来,把玉镯扬在众人面前,夏竹和李夫人脸瞬间变得惨白,顾辰风始终眉眼含笑,似在看戏。

    离攸捏着手镯看向顾辰风,问道:“王爷可还记得此物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本王赐给玉兰的玉镯嘛,记得玉兰把她赐给了夏竹,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

    “当日臣妾被夏竹推落下水,情急之下便伸手拉了一下夏竹的手,没想到拉到了这玉镯,夏竹为了摆脱臣妾,就脱了玉镯,臣妾才落入水中。”

    李夫人听了连忙狡辩道:“你胡说,明明是你偷去的,还想诬陷夏竹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妃玉镯有的是,何时差过你这一枚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就是落儿偷的。”李夫人开始闪烁其词,突然指向床榻上的落儿道。

    离攸笑出声来,看向顾辰风,道:“王爷现下可明白了?”

    顾辰风知道她的意思,本来想装傻,突然念头一转,想到太后喜欢她,日后还有用到她的地方,便向着门外大声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守门的侍卫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夏竹谋杀王妃,罪不可赦,杖打五十,若活着便卖到青楼去,死了便扔在城外,不可立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上来欲架住夏竹。

    夏竹一听连忙扑倒在顾辰风面前,扯着顾辰风的衣摆哭着求道:“王爷饶命,奴婢知错了,奴婢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顾辰风眉头一皱,右手一挥,将夏竹扯着的衣摆生生斩断下来,冷声道:“拖下去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急了,她哪里料到顾辰风会帮着离攸,连忙走上前来,“王爷,是臣妾管教不严,您就饶过夏竹这一次!”

    顾辰风道:“你自知管教不严,如今酿成大错,可知罪?”

    李玉兰一听,吓得跪下身去,俯首认错道:“臣妾知罪,请王爷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罚俸一月,自行到管事那里记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玉兰站起身来,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夏竹,看向王爷,才想求情,顾辰风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,眼里颇为不满,李玉兰赶紧闭了嘴不敢再说话,只能任由侍卫将夏竹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顾辰风走后没过多久门外便响起夏竹的痛呼声,李玉兰攥着拳头不忍去听,看向离攸的眼神充满了怨毒,离攸也不理她,自行走到床榻边看着落儿,李玉兰拂袖而去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